您正在浏览是   新闻中心  >  常州社会  > 正文

南昌关于近视眼手术,南昌准分子 近视眼,南昌全飞秒近视眼激光手术

发布时间 2017-11-20 01:55:10    来源 常州晚报    编辑 郝想想    责任编辑王小明
 条评论   去评论> 选择文字大小  

南昌关于近视眼手术,

  猫要有同类 于是有了文艺青年

六趾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。
六趾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。

  文学家与猫

  猫咪灵动,独立而优雅。文艺青年敏感,自由而多情。性格上的相似性,让众多文艺青年与猫成为惺惺相惜的好伙伴。对文艺青年来说,猫不仅仅是宠物,更是一种难以割舍的精神寄托。两者的关系,被一句话表达得恰如其分——这世界上,猫要有同类,于是有了文艺青年。

  作家王蒙说:“作家养猫、写猫,古已有之,于今犹烈。”陆游老年闲居在老家养老,以养猫为乐,他还特别有闲情逸致,将“小狸奴”的日常赋成了诗。近代文人丰子恺也是爱猫如痴,他还逗趣地说:“猫的可爱,是群众意见。”

  在日本,著名作家村上春树还在上大学时,经济上经常捉襟见肘,就用猫去博取女同学的救助。一代文豪海明威,竟然是“六趾猫之父”,死后还将遗产留给了爱猫。

  陆游:曾经为猫写了几十首诗

  宋朝曾掀起过一阵轰轰烈烈的养猫热潮,当时还出现了一个“猫奴界”的代表人物——陆游。

  古人统称猫为狸奴,但每只猫还是有自己的名字的。陆游就给自己养过的猫起了各种可爱的小名——粉鼻、雪儿、小于菟,如此软萌的名字,想象陆游叫唤它们的样子,肯定是一脸的宠溺啊。

  陆游老年闲居在老家养老,特别有闲情逸致,将小狸奴的日常赋成诗。陆游现存的诗歌里,专门写猫咪的,多达几十首。

  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”相信很多人都能背诵吧?此句出自陆游写的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一诗。

  此诗分成上、下两首,还有一首是这样的:“风卷江湖雨暗村,四山声作海涛翻。溪柴火软蛮毡暖,我与狸奴不出门。”翻译过来就是:外面风大、雨大,我就和我的猫窝在家里烤火好了。

  从爱国诗人到宠猫达人,是不是瞬间有画风突变之感?

  再来看看这首《赠猫》:“盐裹聘狸奴,常看戏座隅。时时醉薄荷,夜夜占氍毹。鼠穴功方列,鱼餐赏岂无。仍当立名字,唤作小于菟。”

  通读诗文,大概意思是:刚到家的猫咪很害羞哦,躲在椅子底下不出来,怎么办?哎呀,我的猫又霸占我的床了。哇,我家的猫抓到老鼠了,好厉害,要加鱼犒劳才行。小猫还没有名字,要不就叫小老虎吧。

  短短几句,将陆游爱猫上瘾不能自拔的事实,生动地描绘了出来。

  陆游还曾因囊中羞涩,不能为猫咪购置温暖的猫窝和美味的小鱼干而感到深深愧疚:“惭愧家贫资俸保,寒无毡坐食无鱼。”

丰子恺与小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丰子恺与小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
  丰子恺:猫的可爱是群众意见

  近代文人丰子恺也是爱猫如痴。他曾说:“猫的可爱,是群众意见。能化岑寂为热闹,变枯燥为生趣,转懊恼为欢笑,能助人亲善,教人团结。”

  丰子恺一生爱猫、写猫、画猫,与猫有着不解之缘,也留下不少与猫有关的趣话。

  抗战胜利后,丰子恺居住在杭州。有一回,他养的猫丢了,十分着急,马上刊登寻猫启事,上面写着,对找到猫的人予以酬劳。

  朋友们见他如此难过,又为他的爱猫之心所感动,不约而同地送来10多只猫,有大有小,有黑有白。

  虽说丢了一只猫,得到一群猫是因祸得福的事,可各种麻烦接踵而来。一群猫待在一起,将家里闹翻了天,还要吃要喝,弄得难以招架。

  丰子恺不得不紧急组织召开家庭会议,商讨猫的伙食标准问题。标准定低了,亏待了猫;定高了,猫又与人争食,一度让他头疼不已。

丰子恺画笔下的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丰子恺画笔下的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
  多年来,丰子恺养猫不断,家里就曾养过白象、猫伯伯、阿咪等多只狸奴。

  其中,浑身雪白,拥有黄、蓝双色瞳的白象,他尤为喜欢。丰子恺曾在《猫是最可爱的》一文中这样描写白象:“它从太阳光里走来的时候,瞳孔细得几乎没有,两眼竟像话剧舞台上所装置的两只光色不同的电灯,见者无不惊奇赞叹。收电灯费的人看见了它,几乎忘记拿;查户口的警察看见了它,也暂时不查了。”

  将猫写得如此活灵活现,对猫的喜爱可见一斑。

  不仅为猫写文章,丰子恺还给猫画了不少惟妙惟肖的漫画。比如说,在一组《小猫陪小人儿》的漫画中,丰子恺描绘了多幅乖巧的猫儿和可爱的孩子们相处的瞬间。小人儿喝奶、写字画画,猫儿就静静地蹲在角落里陪伴。

  而《阿花饮水处》,画面上是一只猫,正凑着小脑袋在洗毛笔的小缸子里饮水。想着它喝了一肚子墨水,就让人忍俊不禁。

海明威与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海明威与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
  海明威:死后将遗产留给爱猫

  1935年,海明威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——一只六趾猫。这只猫是他的朋友斯坦利·德克斯特送给他的。

  斯坦利·德克斯特是马萨诸塞州一艘救捞船的船长,海明威在一个酒吧里认识了他。船长说,六趾猫是吉祥之物,能够带来好运。

  海明威给这只六趾猫起名为雪球。海明威非常宠爱这个小家伙,给了它特权,让它能在家里自由地窜来窜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雪球的家族逐渐壮大,子孙兴旺,六趾的基因也遗传下来。之后,人们经常将多趾猫称为海明威猫。

  成名后的海明威似乎一直保持着柔软的内心,尤其是对猫的爱。他写过这样的话:“人类往往由于某种原因隐藏自己的感情,而猫却不会。”短短一句,对猫的欣赏表露无遗。

  “猫是最善良、最忠诚的伙伴,养了一只猫,就会再养一只!”数量最多的时候,海明威养了34只猫。据说,《丧钟为谁而鸣》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和《永别了,武器》等作品,都是在猫咪的环绕中写完的。

  海明威舍不得对爱猫做绝育手术,所以,猫得以大量繁殖,他将家里戏称为“喵呜制造基地”。

  有一次,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玛莎·盖尔霍恩,趁海明威外出,亲自动手把家里爱咬人的公猫都阉了。海明威心痛不已,大发雷霆。

  1953年,一只叫威利叔叔的猫被车撞了,伤残严重。海明威不得不对着它的头开枪,以解除它的痛苦。一封留存至今的信里,流露出他深沉的情感:“这就好像对着一个我了解并爱了11年,断了两条腿并且痛苦呻吟的人开了枪。”

  8年后,海明威饮弹自尽。死前,他不忘在遗嘱中安顿家里的猫,将遗产留给了猫咪们,让它们世世代代都衣食无忧。

  后来,海明威在基韦斯特岛的家被改成海明威博物馆,门票收入全都用来充当猫咪的生活费。

村上春树与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村上春树与猫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
  村上春树:用猫博取女生救助

 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对猫的喜爱达到了痴迷的程度。

  猫,陪伴他经历了从落魄到辉煌的各个人生阶段。猫,也给他的写作带来了无限的创作灵感。可以说,没有猫,就没有村上春树。学生时代时,有一天夜晚,村上春树走路回宿舍,一只褐色虎纹猫跟在后面,一直跟进了他的宿舍房间。它的毛长长的,两腮毛茸茸的,活像连鬓胡,十分可爱。

  一段时间里,村上没有给猫取名字。后来一天,他在听广播的深夜节目“通宵日本”时,有一封读者来信说:“我养了一只名叫彼得的猫,不知跑去哪里了,现在寂寞得很。”村上听了,心想,那好,这只猫就叫彼得好了。

  彼得这猫绝对聪明能干,在学校放假、村上回家期间,它作为野猫在那一带设法自谋生计。开学时,彼得又好端端地回到他的身旁。

  村上当时的经济状况捉襟见肘,主人都没钱吃顿饱饭,哪会有猫吃的呢?而且,身无分文的状态一个月中一般都要持续一个星期。在窘迫的时候,村上常向班上的女孩子求援。他如果说自己因为没钱正饥肠辘辘,对方一点都不想搭理:“活该!那是你村上君自作自受。”可是,若看在猫咪的面子上,情况又不同了。当他说“没钱了,家里的猫什么吃的也没有”,多数女同学都会予以同情,借一点钱给他。

  据相关统计,在村上春树家里来来去去的猫咪有15只之多。无论是会发出歌声的小母猫麒麟,还是会说梦话的布齐,或是喜欢睡在花盆里的卡米,以及后来送人的亚皮特,他都将它们视作珍宝。

  在一篇文章中,村上春树说:“人和猫的故事,在每一个有爱的角落传播,像春阳的芬芳、夏阳的热烈、秋阳的静美、冬阳的柔暖。如果有一天早上醒来,发现猫不见了,我的整颗心都会是空荡荡的。养猫与读书对我而言,就像我的两只手,相辅相成,编织出多彩的生活。”

  村上春树的文学作品中,经常出现猫咪的形象。认真读他的作品,你就会感觉到它们的存在。甚至还有人说,村上春树的小说事实上是由猫支撑的,没有猫就没有村上春树的小说。日本学者、评论家铃村和成在《村上春树·猫》一书中写道:“在村上小说中,‘我’是猫的同类,是猫的分身;猫也是‘我’的同类,是‘我’的分身。”

  铃村和成认为,村上春树小说的世界,是一个猫化的世界:“这是一个新奇的世界。在这个世界,井然有序,一文不值;没有逻辑才是有效通行证。”

  艺术家与猫

  有人曾说,喜欢猫还是喜欢狗,虽然不能断言一个人的个性,但很大程度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取向。

  高冷的艺术家们与高冷的猫绝对是标配,因为艺术家们常常被认为是一帮像猫一样孤傲又难以捉摸的家伙。

徐悲鸿送给徐志摩的猫画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徐悲鸿送给徐志摩的猫画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
  徐悲鸿:曾画猫赠予徐志摩

  徐悲鸿以画马而享誉世界。在他笔下,马形神俱足,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。

  鲜为人知的是,徐悲鸿除了爱画马,也爱画猫,他的作品里经常会见到猫的身影。

  1943年,徐悲鸿创作了一幅《向阳双猫》,送给爱妻廖静文女士。在这幅画中,葵花向阳,双猫连理,真实地再现了徐悲鸿当时的喜悦,也是他“猫画”的代表作之一。

  中国的艺术家之间喜欢作画互赠,联络感情,徐悲鸿就曾画《猫》赠予徐志摩。徐悲鸿画《猫》相赠前,徐志摩写了一篇与猫相关的小文。文章里写道:“我的猫,是描摹和赞美他爱的女人。”大家都说,此处的“猫”所指的,应该是陆小曼。

  或许,徐悲鸿是想起了老朋友的这些往事,这才顺着文题画赠了这幅《猫》,题跋中开句:“志摩多所恋爱,今乃及猫。”

  徐悲鸿很看重别人对他作品的评价,他曾问学生自己的画什么最好,大家给出的答案五花八门。他唯独欣赏杨建侯的,因为杨建侯说;“徐先生的猫画得最好。”

  齐白石:爱画“猫和老鼠”

  众所周知,齐白石画虾堪称画坛一绝。他的笔下,也经常能找到猫的身影。齐白石喜欢将猫与老鼠画在一起,画面颇有故事情节,妙趣横生。

  在众多“画猫”的水墨画中,《油灯猫鼠》是情节感最强也最幽默的一幅。

  画面里,老鼠偷油,猫坐在地上守候观望。最有趣的是他的题字:“昨夜床前点灯早,待我解衣来睡倒。寒门只打一钱油,哪能供得鼠子饱。值有猫儿悄悄来,已经油尽灯枯了。”

  后来,这幅作品以448万元的天价拍卖售出。

苏珊·赫伯特的作品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苏珊·赫伯特的作品。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

  苏珊:让猫咪活在名画中

  生活在英国西部巴斯市的苏珊·赫伯特(Susan Herbert)是最有特色画猫的当代艺术家之一,猫的形象是她艺术创作的主要源泉。她主要的艺术创作,是重新绘制过去艺术杰作或影视作品的猫咪版,使旧的形象得到神秘的重生。

  1990年,苏珊出版了第一本书《艺术猫画廊》。书中,《蒙娜丽莎》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《创造亚当》等名画,都成了她的再创作对象,只是将画中的主角全换成了猫咪。

  苏珊笔下的猫咪穿衣戴帽,风度翩翩,颇有贵族气质。

  除了名画,苏珊还将猫咪的形象运用到一些电影和戏剧的经典场景中。例如,猫咪穿上燕尾服,拄着拐杖,再现了《流浪汉》中的查理·卓别林形象。她还让猫咪套上黑色性感小礼服,戴上皇冠,再现女神奥黛丽·赫本在《蒂凡尼的早餐》中的形象。

  这些经典再现,给读者以耳目一新之感。

  苏珊是个高产的画家,她陆续出版过多本以猫为创作灵感的图书,分别是:《与斯坦利男爵文本》《印象派猫》《中世纪的猫》《西方艺术的猫史》《莎士比亚猫》《歌剧猫》《拉斐尔前派的猫》《猫画廊西方艺术》《电影猫》等。西田忠重:猫版画别具一格

  日本版画艺术家西田忠重,1942年出生于鹿儿岛,后毕业于千叶大学。日本是个爱猫的国家,西田忠重有特殊的爱猫情结。猫是他最主要的创作主题,生动地刻画出猫的不同面相与个性。

  他的作品,通常是用金色或是银色类似浓烈有些奢华的颜色作为背景,猫咪以黑、白两色居多,经常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,显得既无辜可爱,又清新生动。

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,评论人数  去评论>
延伸阅读
更多
读图时代